童話大全首頁 經典童話 寓言故事 民間故事 神話故事 專題童話 兒童故事 童話作文

黑娃和牛

2014-04-26 04:26:07

故事摘要: “羞、羞把臉摳,挖個窩窩兒種豌豆;你的豌豆沒見面,我的豌豆已收三擔。”每每聽……

“羞、羞把臉摳,挖個窩窩兒種豌豆;

你的豌豆沒見面,我的豌豆已收三擔。”

每每聽到這首童謠,就不禁讓我想起了有關于這首童謠的那些故事。

記憶中,這是村子里的一位孤寡老人給我講述的故事:

故事發生在很久以前。

曾經的古城村里住著一家人,這家里有位勤勤懇懇莊稼漢,約莫二十多歲的時候,村子里的一位好心的姑娘看上了這位勤樸的莊稼漢。

后來,在村子里長者的撮合下,這對有情人終成眷屬,勤勞的莊稼漢娶了這位善良質樸的姑娘。從此他們恩恩愛愛過著男耕女織的幸福日子。

婚后的第三年,這位姑娘生下了個男孩,家里添了男丁,莊稼漢的負擔明顯加重了不少,不過,他們依然勤勤懇懇的勞作,生活依舊是那么多姿多彩。

然而,好景不長,造物主的意志力不是人為所能料想到的。又過了三年,莊稼漢的妻子突然得了一場大病,他遍訪群醫始終也沒能治好妻子的病。后來,姑娘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,不久便與世長辭了。

莊稼漢痛不欲生,然而日子照樣還得過。

又過了三年,村子里來了個寡婦,還帶了個約莫六七歲大的孩子,這婦人以乞討為生。

巧的是,她路過莊稼漢的家門口時,卻愛上了這位喪偶的男子。為了生活,莊稼漢見這婦人人還不錯,便把她收留了下來,自己的孩子也總得找個人照顧。

莊稼漢和這位婦人結了婚。

婚后一年里,他們的生活也算湊合。和和美美,風平浪靜。

家里兩個孩子也越來越大了,沒讀過書的莊稼漢給他們起了個名字,自己前妻生的老大叫黑娃,寡婦帶來的老二叫白娃。

家里頭養了幾頭牛。婦人便讓黑娃去放牛,古城村這地方,四面環山,道路崎嶇,好在到處綠草如茵,放牛也是這村子里的常事。

這天,黑娃剛起床揉了揉眼,后娘就讓他去放牛。黑娃穿好衣服,帶上幾個窩頭,趕著牛便出發了。

時至夏季,漫山遍野都是綠油油的野草。牛兒悠然自得地吃著青草,黑娃索性一屁股躺在了草地上,自娛自樂地唱起了小曲兒:

月亮光光

把牛兒趕到梁上

梁上沒有草

把牛趕著下溝腦

溝腦響雷

把牛兒趕著快回……

盛夏的天,說翻臉就翻臉,剛剛還是一望無云,轉眼間便是烏云密布,天空中閃電交織著、肆虐著,時不時地悶雷轟鳴,眼看暴風雨將至。

“不好。”黑娃大叫了聲,一個激靈從地上彈了起來,“哞,哞”他朝牛群揮舞著鞭子,一邊喊一邊驅趕牛群,朝著回家的方向趕著。回家的路還很漫長,他記得翻過了一座山梁又一座山梁,還好回家路上有所破廟可以避雨。

黑娃把牛趕進廟里,一個人坐在廟前喘著粗氣,頃刻間大雨如瓢潑,雨點打在廟前的土地上激起了陣陣灰塵,霎那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,不一會兒工夫,廟前便形成了一個個的水洼。

躲在廟里避雨的不僅僅只有黑娃和牛兒,還有那些跟隨著牛群一起飛來的牛虻,那些令人憎惡的家伙時不時地飛來騷擾黑娃和牛兒,牛群一陣陣躁動。黑娃起身拿起鞭子幫牛兒們趕走牛虻,那些吸血鬼的尸體一只只地落在了土廟里。“黑娃!”正趕著,黑娃忽然聽見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,黑娃一陣欣喜:莫不是父親來找自己了。便急匆匆奔出了廟門,雨依舊入傾盆,遠處山巒林立,依稀在雨里冒著黑氣,哪里會有人的影子。

黑娃失望地回到了廟里,一邊撥弄著被雨淋濕的頭發,一邊看著牛兒身上是否還有牛虻。“黑娃。”黑娃這次聽的真真的,確實有人在叫他,而且那人就在他耳邊。黑娃轉頭向旁邊看去,除了頭老牛在看著他,就沒其他人了,黑娃再次環顧四周,確實沒有什么人。“黑娃。”這次黑娃一愣,他確定是那頭老牛在叫他的名字。

“牛兒,你在叫我嗎?”黑娃走上前去撫摸著老牛的脖子問道。

“是我,小主人。”老牛說著還眨了下眼,豆大的淚水突然從它的眼里滾落下來。

黑娃一驚,從小到大他還沒見過牛掉眼淚,“牛兒,你怎么了?”黑娃說,“有什么我能幫到你的?”

“我的小主人那,明天我的死期就要到了,我真舍不得離開你。”牛兒的聲音感覺很滄桑,又仿佛充滿深深的無奈。黑娃聽的出老牛此時的傷心“我怎么樣才能幫到你呢?”黑娃著急地問。老牛抬起頭看了黑娃一眼又搖了搖頭。

“黑娃,你附耳過來。”老牛說,“我明天就要走了,告訴你一個秘密,希望今后會幫到你。”

黑娃照做了,“明天我死后,你把我的蹄子埋在這個破廟里,三天后再過來取。”黑娃點了點頭。

雨漸漸停了,天邊的夕陽被染成了橘黃色,血淋淋的。黑娃趕著牛群,超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夜里黑娃躺在床上,想著白天老牛說的話,久久不能入睡。窗外蛐蛐叫的正緊,白白的月光透過窗子照在黑娃的臉上,慘白慘白的。

第二天清晨,黑娃被人群的吵鬧聲驚醒。出去看時,才知道父親為了給弟弟湊學費,把家里的老黃牛宰了,院子里都是趕來幫忙的村民。父親正忙著給村民們,倒茶遞水,滿臉笑容。

黑娃一時間想到了什么,撒腿跑向牛棚,果然,昨天和他說話的那頭老牛不見了。原來老牛說的“死期到了”指的就是今天。黑娃很是傷心,抹了抹眼淚,便回到前院去找老牛的蹄子。

院里人太多,黑娃只找到了三個。他趁父親沒留意便偷偷跑向了破廟,路上黑娃想到曾經和他相依為命的牛兒,不禁淚如泉涌。傷心之余,他找到了一塊碎瓦片,在破廟的一角挖了個小坑把找到的三個蹄子埋了。

回家后,父親到是很開心,因為牛肉賣了個好價錢。繼母清早找不到他的人,見他回來便不分青紅皂白地罵起來。黑娃習以為常,默默地走開了。

村里的日子似乎就是這樣,平淡、無奇。太陽升了又落,落了又升,如此這般三天時間悄悄地溜走了。

古城村的村民習慣了早起,早晨天剛亮父親扛著鋤頭就下地里去了。

黑娃在繼母的催促下,拿著窩頭,趕著牛群上路了。黑娃一路上不住地朝著牛兒們打著招呼,他總想找個能陪他說話的牛兒,可一切都是徒勞。

野外的田地里黃花苗兒長得正旺,一簇簇的花朵兒擠滿了枝頭。一群群的蝴蝶在花叢中飛舞,還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也開的燦爛。

黑娃想到今天已經是第三天了,老牛告訴他的事兒他還沒忘。黑娃找到了那所破廟,才三天的時間,破廟里的野草似乎長高了不少,也茂盛了不少。黑娃,蹲在破廟南墻角挖起了自己親手埋下的牛蹄子。

當他掀開泥土上蓋著的瓦片時,他驚呆了,土坑里躺著三個金燦燦的牛蹄兒,那是三塊貨真價實的金子。有了這些金子,黑娃這一輩子也不用愁了。黑娃小心翼翼地將那三塊金子裝在身上滿是補丁的破衣兜里,他常聽村口的老頭說金子多么多么貴重。

時至中午,黑娃啃了口窩頭,便著急趕著牛群往家里走去。

父親早已從地里干活回來了。繼母見黑娃也回來了張口便罵:“這不成器的東西,你今天回來這么早干什么?帶著的窩頭不夠吃嗎?真是個飯桶……”

“娘,我發現了這個,”黑娃從破口袋了拿出了塊金子。繼母幾乎瞪大了眼睛,一把搶過黑娃手里的金子,放在嘴里咬了下,證實了這是塊真金子后,立馬多云轉晴滿臉堆笑:“孩子你這是在哪發現的?”黑娃一時受寵若驚,一邊支吾地說:“就……就是山梁那邊的破廟里”一邊從口袋里掏出其余的兩塊,繼母見他口袋里還有眼睛瞪得更大了,她根本沒聽黑娃說完,便搶過其余兩塊,然后將黑娃的口袋翻了個精光,除了幾個剩下還沒啃玩的窩頭外就沒什么了,這時繼母才喜笑顏開地對黑娃說到:“孩子,你這東西先交給娘保管,千萬別和別人說,也不許跟你爹說,聽見沒?”黑娃從未見過繼母這么高興,不住地點頭答應。今天午飯的餐桌上格外地豐盛,繼母刻意給黑娃煮了兩個荷包蛋,黑娃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開心,他看著繼母慈祥的臉,笑的很開心。他決定長大后一定好好報答繼母。

轉眼,暑假到了。白娃從學校里回家了,黑娃好開心,遠遠地就前去白娃回家必經的路上迎接。

白娃讓黑娃給拿著書包和行李,然后給黑娃講學校里的故事。黑娃聽的津津有味,好羨慕弟弟的學校生活。

“你們學校大嗎?”

“當然,有三四個咱家牛棚那么大。”白娃用手比劃著。

“那么,那里人很多很多是嗎?”

“是啊,那里可是城市,比咱村子里人多多了。”

“那也有放牛娃嗎?”

“咦,怎么會,那里都是有錢人去的。還有騎自行車去學校的,怎么會有放牛的。”白娃滿臉鄙視地說著。

“呵,那你應該會騎車吧?”黑娃滿是好奇,他甚至不知道車是什么東西,該不會是和騎牛一樣好玩。

“沒有,我不會,我給了班上的富少兩個熟雞蛋,他說讓我摸摸他的車子。可我連扶都扶不穩。”白娃說著撿起了一塊小石子朝遠處扔去。“早晚我也會有一輛這樣的車子。”他又補充道。

一路上黑娃問了很多問題,白娃有點不耐煩了。不過,黑娃很是羨慕。他也為弟弟知道這么多而感到自豪。

回家后,繼母喜笑顏開,捧著白娃臉蛋心疼地說:“可憐的孩子,你在外面受苦了,都瘦了這么多,你爹托人給你的錢你沒收到嗎?”

“收到了,可黑娃說我胖了。”白娃不解。

“黑娃。”繼母使了個眼色,黑娃知道該干什么了,拿著鞭子去了牛棚。

黃花苗

秋季生

我是外婆的好外甥

外婆從我門前過

我請外婆屋里坐

端上茶

遞上果

外婆夸我是暖心窩

秋風起

陣陣涼

我勸外婆多添衣裳

外婆送我棵紅海棠……

沒事的時候黑娃總喜歡放著牛兒唱著山歌,說是山歌,其實是他自己信嘴瞎編的。

白娃很少找黑娃一塊玩,繼母不讓。不過白娃的骨子里,也透露著討厭他的神情。黑娃卻不在乎。

這天清晨,也不知是什么時候的一天清晨。繼母給黑娃和白娃一人一個口袋,口袋里裝滿了豌豆種子,繼母對他們說:“今天要你們去山梁洼去種豌豆,豌豆發了發了芽,拿到了芽兒才可以回來。”“不發芽的話,你們就永遠呆在那兒。”她又補充道。

黑娃和白娃從母親的眼里看出了事態的嚴重性。父親久病在床很長一段時間了,母親聽一位老道士講山梁洼里種出的豌豆苗可以治丈夫的病,于是便讓兩個孩子去種。

黑娃起身拿上繼母給他的口袋出發了,走時也沒忘帶上幾個窩窩頭。

白娃猶豫了半天,最后也帶上母親給他的口袋。追著黑娃趕了出來。

山梁洼是個很遠的地方,黑娃曾經去過那里一次,得翻過幾座山越過好幾道河澗。還有一條很深的山谷,那里仿佛是道峽谷。對面才是山梁洼。

黑娃和白娃一前一后地走著,有打早晨雞叫時分走到了黃昏。

天灰蒙蒙的,乍一看有點黑色,天邊上那抹霞光卻是血紅血紅的,像一個涂抹厚厚的粉底的女人的嘴唇。黑夜漸漸來臨,暮色籠罩著整個田野。田野四周靜的出奇,甚至聽不見一聲昆蟲的叫聲。仿佛天也會困乏,它緊緊地合上了它的眼皮。

夜,死寂死寂。(故事大全:http:///轉載請保留!)

白娃有點害怕,畢竟經常在學校里呆著,很少在無人的荒野里走過,更何況還是夜晚。他喊著黑娃的名字“黑娃。”黑娃回過頭,他又抬頭看了看天,“不早了,弟弟,我們到旁邊找個巖洞過夜吧。”黑娃清楚,這一代常常有野獸出沒,聽村里人說像是豺狼之類的東西,村里狩獵的人經常在這一帶喪生。

周圍四面環山,崎嶇的山路蜿蜒曲折,兄弟倆行至不遠便找到了個崖洞。黑娃找來些,枯枝和樹葉生起了篝火,還好黑娃放牛時隨身攜帶的火石派上了用場。又累又餓的兩個人圍著篝火,取出了身上的干糧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。飽餐后便昏昏地睡過去了。不知過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黑娃仿佛聽到有野獸打斗的聲音,四下里一片漆黑,黑娃又漸漸睡熟了。

天漸漸亮了起來,洞里的篝火早已熄滅。黑娃揉了揉眼睛,突然聽到白娃的尖叫聲,黑娃連忙趕去,見白娃正呆呆地立在洞口。黑娃定眼朝洞外看去,天吶,兩頭水牛那么大的豺狼倒在了洞口,顯然它們都已經僵死了,豺狼的胸口好像被兩個類似匕首的利器刺過,傷口上的於血已經開始變黑。顯然像是昨天夜里和什么野獸打斗過死去的。黑娃只在洞口外的路上看到了一串串牛的印跡。

黑娃不敢多想,收拾好東西拉起白娃便朝山梁洼走去。

日升日落,又一天過去了。類似的情況又一次發生,似乎靠近他們的野獸總會莫名其妙地死在他們的身邊。然而他們旁邊卻只有一串串牛的印跡。

過了不知多久,兄弟倆終于抵達了目的地。

時至夜晚,身上的干糧早已吃完了,他倆又累又餓,一屁股坐在路上,再這樣下去他們都會餓死的。黑娃摸了摸身上的口袋,還好滿滿的一袋豌豆種子還在。黑娃想:這么大一口袋種下去肯定有剩余的,多下的就當作糧食好了。黑娃拿出一粒豌豆放在口里,嗨,你可別說味道還挺不錯:酥酥的、脆脆的、咸咸的。白娃見狀,自己也取出背上背著的口袋里的豌豆,他扔了一粒進嘴里,立馬又吐了出來:又苦又澀。他們那里知道,母親給黑娃裝的是炒熟了的豌豆。

夜里,冷颼颼的,黑娃已經睡熟,白娃悄悄把哥哥的袋子給換了。

天亮后,黑娃和白娃各自找了塊空地,挖好了坑,小心翼翼地把豌豆種子種了進去。他們從河里打上來水細心地照顧好自己的種子。

就這樣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,黑娃的地里冒出了一簇簇的嫩苗。然而白娃的地里依舊是是黑黝黝的土地和泥塊。天空中飛翔的幾只小鳥,仿佛在嘰嘰喳喳地唱著:“羞、羞把臉摳,挖個窩窩兒種豌豆;你的豌豆沒見面,我的豌豆已收三擔。”

善良的黑娃不忍心看著弟弟一直這么待下去,于是把自己地里的豌豆苗給了弟弟一半。

終于可以回家了。

回家的路似乎很輕松,黑娃想盡快把這些豆苗拿回家去治好父親的病。

不多久,黑娃和白娃拿著豌豆苗回到了家,繼母見到黑娃回來了,很是詫異,最終還是沒說什么。

一天天過去了。

然而莊稼漢的病情卻越來越嚴重,終于在一天夜里黑娃的父親也悄然離去了,黑娃很傷心,哭的眼睛都腫了。

那天夜里,繼母把白娃叫到房間里嘀嘀咕咕說了幾句悄悄話,然后給了白娃一個棉花枕頭。

夜里靜悄悄的,天上沒有星星也沒有了月亮,空氣中夾雜著幾分沉悶。伸手不見五指的夜,古城村是很少見的,似乎暗藏著殺機。

白娃枕著母親給他的棉花枕頭甜甜酣睡,另一邊的黑娃由于傷心過度,疲倦的他也枕著木頭枕頭昏昏睡去。

三更十分,夜更黑了。

繼母拿著一把鋒利的菜刀躡手躡腳地摸索到黑娃的床邊,他摸了摸枕頭,硬梆梆的的木頭。繼母用盡力氣狠狠地朝黑娃的脖子砍去,手起刀落,黑娃連動也沒動一下頭顱便順著木枕頭滾落了下來。

同樣是躡手躡腳,黑娃的繼母辦完事后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臥室,他摸著懷里的三個金元寶開心地睡了。

天亮了,古城村的公雞開始鳴叫,新的一天又來到了。

村民們發現黑娃枕著棉花枕頭在自己床上睡的正酣,而一旁的白娃腦袋滾落到了地上早已僵死了很久很久……,唯一令他們感到困惑的是門口依稀可見的一串串牛蹄印。

后來,黑娃的繼母也死了,有人說他變成了一只鳥,夏日的夜空經常聽到這只鳥兒的懺悔聲:我兒剁錯……我兒剁錯……

黑娃把三個金牛蹄子埋了,誰也不知道,它埋在什么地方。黑娃明白了那一串串腳印的正真含義。

黑娃和牛的最新評論

在线直播午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