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話大全首頁 經典童話 寓言故事 民間故事 神話故事 專題童話 兒童故事 童話作文

印度寓言

  • 2014-04-26 04:16:58 吹牛的公雞
    有只老鷹盡在村子上空飛翔,一心一意想要下來抓小雞。獵人看見對準一槍,空中強盜給打中了頓時掉在地。可是鷹毛在地面上飄了很久......這時公雞從矮林里正往外走,一看,他最怕的家伙一動都不動!利嘴失去了勁,兩只兇眼沒神。公雞一時變得威武萬分!他的那頂雞冠簡直跟血一樣紅。“喂,鳥兒們,都來瞧一瞧吧!”發出勝利呼聲,喊破了喉嚨。鳥兒飛來,咦,老鷹在公雞腳下。“好,大公雞!好,智謀家!他的力氣竟這么大?!”那位吹牛大王越叫越威風。他用戰勝者的姿態向四面瞅,偏有一位朋友過去把那老鷹翻個臉朝天,從毛里面一啄啄出顆子彈,接著又是一顆。于是......真情泄漏。有一種人你去仔細看一看,完全像這公雞,只會喔喔叫一番!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00 公雞之死
    一只母雞和一只公雞在打谷場上覓食。公雞吃小豆,小豆噎在公雞的喉嚨里。母雞急得咯咯叫,趕緊跑到小河那里去討點水。小河說:“你到椴樹那里去,給我討片樹葉子來,到時我會給你水的!”母雞趕緊跑到椴樹那里,對椴樹說:“椴樹呀椴樹,給我一片樹葉子吧!我把樹葉子拿去給小河,小河才肯給我水。我要拿水給公雞喝,好把小豆沖下去——公雞叫小豆給噎住啦,現在上氣不接下氣,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樣!”椴樹悅:“你到小姑娘那里去,給我討根細線來,到時我會給你樹葉子的!”母雞趕緊跑到小姑娘那里,對小姑娘說:“小姑娘呀小姑娘,給我一根細線吧!我把細線拿去給椴樹,椴樹才肯給我樹葉子;我把樹葉子拿去給小河,小河才肯給我水,我要拿水給公雞喝,好把小豆沖下去——公雞叫小豆給噎住啦!公雞現在上氣不接下氣,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樣!”小姑娘說:“你到奶牛那里去,給我討點牛奶來,到時我會給你細線的!”母雞趕緊跑到奶牛那里,對奶牛說:“奶牛呀奶牛,給我一點牛奶吧!我把牛奶拿去給小姑娘,小姑娘才肯給我細線;我把細線拿去給椴樹,椴樹才肯給我樹葉子;我把樹葉子拿去給小河,小河才肯給我水。我要拿水給公雞喝,好把小豆沖下去——公雞叫小豆給噎住啦,現在上氣不接下氣,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樣!”奶牛說:“母雞,你到割草人那里去,給我討捆干草來,到時我會給你牛奶的!”母雞趕緊跑到割草人那里,對割草人說:“割草人呀割草人,給我一捆干草吧!我把干草拿去給奶牛,奶牛才肯給我牛奶;我把牛奶拿去給小姑娘,小姑娘才肯給我細線;我把細線拿去給椴樹,椴樹才肯給我樹葉子;我把樹葉子拿去給小河,小河才肯給我水。我要拿水給公雞喝,好把小豆沖下去——公雞叫小豆給噎住啦,現在上氣不接下氣,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樣!”割草人說:“母雞,你到鐵匠那里去,讓他給我們鍛打一把大鐮刀吧,到時我們會給你干草的!”母雞趕緊跑到鐵匠那里,對鐵匠說:“鐵匠呀鐵匠,給我鍛打一把鐮刀吧!我把鐮刀拿去給割草人,割草人才肯給我干草;我把干草拿去給奶牛,奶牛才肯給我牛奶;我把牛奶拿去給小姑娘,小姑娘才肯給我細線;我把細線拿去給椴樹,椴樹才肯給我樹葉子;我把樹葉子拿去給小河,小河才肯給我水。我要拿水給公雞喝,好把小豆沖下去——公雞叫小豆給噎住啦,現在上氣不接下氣,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樣!”鐵匠說:“母雞,你到采煤人那里去,給我們討點煤炭,到時我們會給你鍛打鐮刀的!”母雞趕緊跑到采煤人那里,對采煤人說,“采媒人呀采煤人,給我點煤吧!我把煤拿去給鐵匠,鐵匠才肯給我鍛打鐮刀;我把鐮刀拿去給割草人,割草人才肯給我干草;我把干草拿去給奶牛,奶牛才肯給我牛奶;我把牛奶拿去給小姑娘,小姑娘才肯給我細線;我把細線拿去給椴樹,椴樹才肯給我樹葉子;我把樹葉子拿去給小河,小河才肯給我水。我要拿水給公雞喝,好把小豆沖下去——公雞叫小豆給噎住啦,現在上氣不接下氣,躺在那里像死了一樣!”采煤人把煤給了母雞;母雞把煤給鐵匠,鐵匠給它鍛打了一把鐮刀;母雞把鐮刀給割草人,割草人給了它一捆干草;母雞把干草給奶牛,奶牛給了它牛奶;母雞把牛奶給小姑娘,小姑娘給了它細線;母雞把細線給椴樹,椴樹給了它一片樹葉子;母雞把樹葉子給小河,小河給了它水。母雞拿著水趕緊跑去給公雞喝,——公雞躺在打谷場上,早已斷氣了!公雞叫小豆給噎死了。(沈志宏 方子漢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02 小心謹慎的鳥醫生
    狗熊的脖子上長個癤子真苦惱,沒法透氣,沒法睡覺,既不能坐,也不能臥。狗熊于是吩咐趕快請來啄木鳥,請他馬上把這癤子啄破。于是去請醫生......這位醫生一進門,這邊看看,那邊瞧瞧,把個癤子四面看了一遭。可是要他啄嘛怎么也不肯,最后他對狗熊這樣說道:“這鬼東西要是晚上自己還不破,到那時候只好我們來啄破它。可是得找醫生會診過,說到嘴尖,那貓頭鷹算頂呱呱!”后來只得去請公雞、貓頭鷹......病人眼睛一夜沒閉。到第二天清早,來了這幾位醫生,一飛來就坐下,看病怎么樣醫。最后得到一致的意見:“癤子暫時不動為妙!要是到了晚上它還不破也不穿,再把大家叫來,外加一只仙鶴,誰都知道仙鶴眼睛最明亮,而且嘴也長!”可憐狗熊這時在墻角里盡打滾,冷不提防,壓了一只蜜蜂。這勇敢的蜜蜂就像平時一樣狠,在他毛里嗡嗡嗡地猛扎一針。這下好了,蜜蜂救了狗熊的命!醫生們嘆口氣,心里也一陣輕松:倒不是因為蜜蜂刺得準,而是因為那只小蜜蜂一身擔起他們負的責任!......怕負責任的人,講這寓言給你聽,不是要教你們去等那只小蜜蜂!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04 兩只青蛙
    從前有兩只青蛙,她們是女友,住在一個水溝里。不過,她們中間有一只是純種的森林青蛙——膽量大,有力氣,歡歡樂樂;而另一只可怎么說呢:是個膽小鬼,懶婆娘,愛打瞌睡。說起她來,似乎沒有到過森林,而是哪個城市花園里出生的。可她們還是能過到一塊兒去。有那么一回,她們晚上出去散步。她們只顧在林間小道上走著,猛不丁看見——有一幢房子,房子踉前有個地窖。地窖里散發出一股逗胃口的氣味兒:洋溢著發霉的氣息、潮濕的味道、苔衣的氣息、磨菇的味道。而這,恰恰是青蛙最喜愛的。她們想快點兒鉆進地窖去,就又跑又跳。跳啊,跳啊,不料掉進了裝酸奶油的瓦罐里,一下子沉了下去。不過,等著嗆死,當然不是心甘情愿的事。這時候,她們就手抓腳撓地游起泳來。可這個陶瓦罐的側壁又高又滑,顯然青蛙怎么也沒法從里面掙脫出來。那個懶婆娘青蛙游不了多大一會,就想:“驢年馬月我才能從這兒爬出去。手抓腳撓也是白搭功夫。神經病才這么沒代價地窮折騰。”她這么想著,中斷了手抓腳撓——不一會就嗆死了。可第二只青蛙——不是這樣。她恩:“不,想死,總來得及;只要出不來就別想活。我最好還是手抓腳撓,還是游泳。天曉得,也許我會出去。”可惜沒招兒,簡直沒法兒游啊——無法遠遠地游開去。瓦罐兒窄窄的,罐壁滑滑的——青蛙爬不出這酸奶油罐的。然而,即使如此,她也不認輸,不泄氣。“沒關系,”她想,“勁頭還有,還要拼。我還活著呀,這就意味著還要活下去,那就得拼。”看看,我們這只勇敢的青蛙,在用最后的力氣跟蛙的死神搏斗著,瞧她,覺出了自個兒在下沉;瞧她落到了罐底。然而,她還沒有服,還是支配著四條腿兒動作。忽然間怎么了?忽然間,我們這只青蛙覺著腳底下的酸奶油沒了,卻成了固體的、堅硬的、安全可靠的、仿佛大地似的東西。青蛙震驚了,瞅瞅看看:瓦罐壁不見了,她站在一塊黃油上。“怎么回事兒?”青蛙想,“哪兒來的黃油?”她驚訝,而后揣摩著:這就是她用自己的腳掌在液體酸奶油里攪拌提凝出來的固體黃油嘛。“看看吧!”青蛙想,“這就是說,我下了氣力干了一場,才沒死。”她這么想著想著,跳出了瓦罐兒,歇了一歇,跑回家去——回到森林里去。而另一只青蛙,就留在那瓦罐里躺著了。她再也不能蹦蹦跳跳,再也不能咕咕歡叫了。活該如此,全怨她自己。青蛙,你不對。你別一下子就沉下去呀!離死還早的時候可別想死......(朱春雨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06 兩個朋友
    鼠甲到鼠乙家,看了實在眼熱:“我的好姐妹呀,你的日子真不錯!吃的喝的再加坐的臥的,一眼看去樣樣都是外國貨!”鼠乙嘆了口氣回答道:“好姐妹呀你叫不知道,我在外面整天奔波!東奔西走就為把外國貨找,本國貨呢,哼,我連瞧都不要瞧,只有外國貨才高興往洞里拖。這是土耳其沙發上的毛,這一小片來自一張波斯的地毯,這片柔軟的毛昨天我才弄到,塘鵝毛吶,真正非洲的出產!”鼠甲又問:“那你吃的是啥?我們吃的東西當然不配你胃口!”“我的好姐妹呀!”鼠乙回答。“這里哪樣叫我不討厭它!我就吃點面包,還吃點脂油!......”我們知道還有些人家,本國貨樣樣看不起,只要一見外國商標哇,什么東西部說頂呱呱......而脂油呢......吃本國的!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08 蒼蠅的房子
    有個莊稼人裝了一車子瓦罐走過,一只大瓦罐掉在路上。一只蒼蠅飛過來,鉆進瓦罐,從此蒼蠅就住在瓦罐里。它在瓦罐里住了一天又一天。一只蚊子飛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,嗡嗡嗡的蒼蠅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嚶嚶嚶的蚊子。”“進來跟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于是它們倆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耗子走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,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吱吱吱的耗子。”“進來跟我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于是它們三個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青蛙跳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,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,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、吱吱吱的耗子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呱呱呱的青蛙。”“進來跟我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于是它們四個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兔子跑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,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、吱吱吱的耗子、呱呱呱的青蛙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拐腿跳的兔子。”“進來跟我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于是它們五個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狐貍走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,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、吱吱吱的耗子、呱呱呱的青蛙,拐腿跳的兔子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說大話的狐貍。”“進來跟我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于是它們六個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狗走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,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、吱吱吱的耗子、呱呱呱的青蛙、拐腿跳的兔子、說大話的狐貍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汪汪汪的小狗。”“進來跟我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狗鉆進了瓦罐,于是它們七個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狼又跑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.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、吱吱吱的耗子、呱呱呱的青蛙、拐腿跳的兔子、說大話的狐貍、汪汪汪的小狗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啊嗚叫的灰狼。”“進來跟我們住在一塊兒吧。”于是它們八個就住在一塊兒了。一只熊看見了這間房子,它也走過來,敲著瓦罐問:“這是誰的房子啊?房子里住的是誰呀?”“是我們,嗡嗡嗡的蒼蠅,還有嚶嚶嚶的蚊子、吱吱吱的耗子、呱呱呱的青蛙、拐腿跳的兔子、說大話的狐貍、汪汪汪的小狗、啊鳴叫的灰狼。你是誰呀?”“我嘛,是林中的黑塔!”大黑熊一屁股坐在瓦罐上,瓦罐碎了,它們全都被壓死了。(沈志宏 方子漢譯)
  • 有一只被剪去半身毛的母山羊,難看極了!......這是怎么回事呢?你聽下去就知道了。從前,有一個莊稼人住在小木屋里,他還養著一只兔子。有一回,莊稼人到地里去,他看見地里躺著一只母山羊,母山羊的半身毛被剪得精光,另一半身子還是老樣子。莊稼人見它怪可憐的,就帶它回家去,讓它住在板棚底下。莊稼人吃完飯休息了一會兒后,就到菜園干活去了,兔子也跟他去了。這時候,母山羊從板棚下偷偷地溜進了主人的小本屋,并用門鉤把門給掛上了。兔子想吃東西,就跑回小木屋,一推門——門鉤掛住了。“屋里是誰?”兔子問。母山羊回答說:“是我——壞脾氣的母山羊,半邊身子的毛被剪光!我要是出來呀,打你個皮開肉綻!”兔子悲傷地離開家門,來到路邊哭了起來。一只狼碰見了兔子。“你為啥哭呀?”狼問。“母山羊賴在我們的小木屋里不肯走。”兔子含著眼淚說。“跟我走,我去趕走它!”狼和兔子來到小木屋門口。“誰在里面?”狼問。母山羊把腳跺得噔噔響,說:“是我——壞脾氣的母山羊,半邊身子的毛被剪光!我要是出來呀,打你個皮開肉綻!”狼和兔子嚇得連忙逃走。狼逃進了樹林子,兔子又哭著來到路邊。一只公雞碰見了兔子。“你為啥哭呀?”公雞問。兔子把事情的經過對公雞說了一遍。公雞立刻說:“跟我走,我去趕走它!”公雞和兔子快要走到小木屋門口時,為了嚇唬嚇唬母山羊,兔子大聲喊道:“公雞走路雄赳赳,一把大刀肩上扛,專砍山羊腦瓜子!”一走到門口,公雞就問:“里面是誰?”母山羊還是這樣回答:“是我——壞脾氣的母山羊,半邊身子的毛被剪光!我要是出來呀,打你個皮開肉綻!”公雞和兔子嚇得連忙逃走。兔子還是哭著來到路邊。這時,一只蜜蜂飛過來,嗡嗡嗡地問兔子:“誰欺負你啦?你為啥哭呀?”兔子把事情的經過對蜜蜂說了一遍。蜜蜂飛到小木屋門口,問:“里面是誰?”母山羊還是那樣回答。蜜蜂氣極了,嗡嗡嗡地繞著小木屋飛。蜜蜂看見小木屋的墻上有個窟窿眼兒,就飛了進去,照準母山羊沒毛的一側就蜇。母山羊嗖地竄出小木屋,轉眼逃得無影無蹤。兔子馬上跑進小木屋,又是吃又是喝,吃喝完了倒頭就睡。等到兔子睡醒時,新的故事又開始了。(沈志宏 方子漢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12 蜘蛛
    在很久很久以前,每到美麗的春天、炎熱的夏天,世界上總有一件令人頭痛的討厭事:大大小小的蚊子成群結隊地叮人吸血。后來出現了一只蜘蛛。這蜘蛛真是個勇取的好漢。它那幾條腿一搖一晃地編織出許多蜘蛛網,張掛在大小蚊子經常飛過的大道小路上。一只骯里骯臟的蒼蠅飛過,一不留神就落進了蜘蛛網。蜘蛛就動手打它,揍它,扼它的喉管。蒼蠅苦苦地哀求蜘蛛:“蜘蛛老爺,你別打我,你別揍我:我那一大幫孩子會無依無靠的,到時它們只能滿院子瞎碰亂撞,逗著小狗玩。”蜘蛛于是放了蒼蠅。蒼蠅嗡嗡嗡地飛走了,把這個消息傳給所有大大小小的蚊子:“哎唷,你們這些大大小小的蚊子啊!快躲到山楊樹的樹皮底下去吧。現在出了一只蜘蛛,它那幾條腿一搖一晃地編織出許多蜘蛛網,張掛在你們經常飛過的大道小路上。你們會被一網打盡的!”大大小小的蚊子都飛走了,躲到山楊樹的樹皮底下去,躺在那里像死去了一樣。蜘蛛走過來,找到了一只蟋蟀、一只蟑螂和一只硬殼甲蟲。蜘蛛對它們說:“你呀蟋蟀,坐到土墩子上去抽旱煙;你呀蟑螂,去敲敲;你硬殼甲蟲呢,鉆到山楊樹的樹皮底下去,替我這個蜘蛛勇士編出一首贊歌來,就說我蜘蛛勇士已被放逐到喀山,在喀山的斷頭臺上被砍了腦袋,連斷頭臺都被砍裂了。”于是,蟋蟀坐到土墩子上去抽旱煙了,蟑螂敲了一陣鼓;硬殼甲蟲則鉆到了山楊樹的樹皮底下去,并在那里唱開了:“你們干嗎都躲在這里,像死了一樣躺著不動吁?蜘蛛勇士早已不在人世啦!它被放逐到喀山,在喀山的斷頭臺上被砍了腦袋,連斷頭臺都被砍裂了。”大大小小的蚊子真是高興極了,馬上成群結隊地朝四面八方飛去,一不留神,一個個都落進了蜘蛛網。蜘蛛說:“你們這幫小東西!早就該上我這兒來。”(沈志宏 方子漢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14 野獸過冬
    一頭公牛在樹林里走,迎面碰見一只綿羊。“到哪兒去呀,綿羊?”公牛問道。“過了冬天找夏天去,”綿羊說。“那跟我走吧!”于是它們一起走,迎面碰見一頭母豬。“到哪兒去呀,母豬?”公牛問道。“過了冬天找夏天去,”母豬回答說。“那跟我們走吧!”它們三個一起往前走,迎面碰見一只鵝。“到哪兒去呀,鵝?”公牛問道。“過了冬天找夏天去,”鵝回答說。“那跟我們走吧!”于是鵝就跟它們一起走。它們走啊走,迎面又碰見一只公雞。“到哪兒去呀,公雞?”公牛問道。“過了冬天找夏天去,”公雞回答說。“那跟我們走吧!”它們一路走著,一路議論著:寒冷的冬天眼看快到了,到哪里去找溫暖呢?該怎么辦呢?公牛說:“這樣吧,我們一起動手蓋幢小木房,不然的話,冬天一到,我們非凍死不可。”綿羊說:“我的皮袍子挺暖和的,瞧,這毛多厚實呀!我這就足以過冬了。”母豬說:“我嘛,不管冬天怎么冷,我才不怕哩!我可以拱到土里去,沒有房子照樣能過冬。”鵝說:“我坐到云杉樹底下去,一只翅膀墊在下面,另一只翅膀蓋在身上——一絲寒氣都透不進。我這樣過冬沒問題。”公雞說:“我和鵝一樣,過冬沒問題。”公牛無可奈何,只得自個兒動手蓋房子。公牛蓋了一間小木房子,自個兒住了進去。寒冷的冬天來臨了,冷得砭人肌骨。綿羊凍得走投無路,于是跑到公牛這兒來,說:“公牛大哥,讓我進屋暖和暖和吧,”“不行,綿羊,你的皮袍子不是挺暖和嗎?你就這樣過冬吧。我不放你進來!”“要是不讓我進屋,我就沖過來,撞斷你的屋柱子,你也要挨凍的。”公牛左思右想:“還是放綿羊進屋吧,不然的話,我也要挨凍的。”公牛放綿羊進了屋。
  • 2014-04-26 04:17:18 寓言的寓言
    有一次,真理決意要去朝見宮廷。就是赫龍·阿爾·洛希特的宮廷。神是偉大的!神造了婦女又造了空想。真理對自己說:“可不是嗎?在那先知的樂園中委實有著不少的仙女啦,在那地上的樂園中,在那皇帝的宮禁中,委實有著不少的麗人啦。在先知的園中,我許不是仙女中間的最末的一個,在皇帝的所有的妃嬪中間,我卻確實是第一個了,在所有的宮女中間我卻是第一個美麗的宮女了。還有比我的朱唇更鮮艷的珊瑚嗎?從這朱唇中間吐出的呼吸,又是多么柔和!我的腳兒又是多么白嫩啊。我的乳蜂真像是兩片百合花,在百合花的尖頂綴著朱紅的斑點。要是能把頭靠在我的酥胸的,那真是幸福人啊!他一定會做著奇異的夢了。我的臉真像滿月一樣的秀麗,我的眼真像黑金剛石一樣的光亮,假如有人靠近了瞧著我的眼珠,不論他是怎樣偉大的人物,他不免要笑著看出自己是太渺小了。神在歡樂的時候創造了我,我的本身便只是贊頌我們的創造者的歌。”真理忽然立意來到了皇宮前面。她只帶了她的美麗,赤裸裸的不掛一絲。走到了皇宮的大門口,一個老人帶著恐怖喝住了她。“婦人,你連面幕都沒戴上,到這里來做什么?”“我想去朝見尊榮高貴的蘇丹赫龍·阿爾·洛希特,就是派提雪荷和喀立甫,我們的大皇帝。在世間除了神沒有比他更高的了!”“一切事情全是神的意志!你叫什么名兒?你是不是叫無恥啊!”“我的名兒叫真理。兵士先生,聽了你的話我并不見怪,人們總是把真理認作無恥,把虛偽認作羞恥呢,請到宮里去,給我通報一下吧。”在喀立甫的宮廷里面,聽得真理來了大家都非常激動。“她來了,許多別的不免都要走散了。”總理大臣祁亞發爾沉思著說。許多的大臣們也都覺得阢隉不安了。“她究竟是一個女人啊!”祁亞發爾說。“照著我們這里的規矩,每件事情都由著那些不懂得這事情的人去干。在我們這里,關于女人的事是由太監去管的。”于是他就到了太監總管那里。
  • 2014-04-26 04:17:28 狐貍沉油罐
    狐貍來到一個村莊,闖進一所屋子,那里面剛好一個人也沒有。狐貍在屋子里看見一只油罐。這只油罐,罐口很深,“怎能弄到油喝呢?”狐貍走到油罐跟前,就將腦袋死命往油罐里鉆。她把腦袋一塞進油罐,就美滋滋地喝起油來了。主人突然回來了,狐貍真想把她的腦袋從油罐里拔出來,可是辦不到,她只得腦袋套著油罐倉皇逃命。她逃啊逃,一直逃到河邊才開腔:“油罐老兄,你玩笑開夠啦,放開我吧!......”可是,油罐依然套在頭上。狐貍又說:“我這就把油罐放進冰窟窿里凍結起來,然后把你砸個粉碎。”她走到冰窟窿前,把腦袋連同油罐一起鉆了進去。油罐又大又重,很快地沉到河底;就這樣,狐貍套著油罐淹死了。(羅念生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30 象畫家
    象畫家畫了一幅風景畫,展覽之前先后朋友們看一下。要是這樣他就拿到外面展覽,萬一不好那時可怎么辦?客人答應賞臉,畫家十分高興!就是不知將要聽到什么批評。不知他們提的意見可兇?畫給稱贊,還是否定?鑒賞家們來了,象把畫布拿掉。有的近看,有的遠瞧。鱷魚先說:“我看畫得很不錯!就是可惜我沒看見尼羅河!......”海豹說:“尼羅河沒有還行,可是哪兒是雪,哪兒是冰?”田鼠覺得奇怪,說道:“還有東西比冰重要!菜園,畫家怎么忘掉?”接著豬說:“呼溜呼溜,畫不錯啊,各位朋友。但從豬的觀點來說,上面應該畫些橡果。”所有意見象都接受,拿起畫板重新動手,要用他的一支畫筆,使得朋友個個滿意。他畫上了冰天雪地,橡樹、尼羅河、菜園子,外加畫上蜜!(狗熊萬一高興的話,難保不來看看這畫......)最后象把這畫改成功,請朋友們再到他家中。客人把畫瞧上一瞧,輕輕地說:“亂七八糟!”千萬別學這象,朋友!意見要聽,但要研究!單為迎合朋友心意,結果只會害了自己。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32 耕牛和牛虻
    正是夏季,有一天,耕牛帶著犁杖回到家里。它累得不行,幾乎不能穩穩站立。大群牛虻嗡嗡地叫喚,在它的身體上面飛舞不息......誰都能理解,可憐的耕牛是什么心緒。它吃力地挪動幾步,揮著尾巴,轉著犄角,還用蹄子去碰自己的肚皮。一只牛虻叮上了耕牛的背脊,說話問候,多情多義:“親愛的朋友,你好,我多么愛你!你在我眼中永遠是可愛無比!我向你發誓,決不將你拋棄。咱們到處形影相隨,水里火里我也陪伴著你。現在我要和你前往豐茂的草地,親愛的,你為什么臉色這般陰郁?”“去你的吧,可惡的吸血鬼!我知道你的性格何等卑鄙。你在喝飽我的鮮血以前,會賭咒發誓地說愛我愛得癡迷。別糾纏我了,我恨透了你!”說完,耕牛用尾巴抽一下自己的背脊。這只牛虻當場嗚呼哀哉咽了氣。(王志沖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34 狐貍哭靈
    從前,住著老夫妻倆。老太婆死了。老頭十分惋惜。他出門去找個哭靈的人來哭靈。半道上,迎面來了只狗熊。“老頭,您上哪兒去?”“找個哭靈的人哭靈,老太婆死了。”“就雇我吧!”“你會哭靈嗎?”老頭問。狗熊吼叫起來:“唉,我那苦命的老太婆,你這么早就離開了人世呵!”“狗熊,你不會哭靈,我不能用你,你的嗓門真難聽啊!”老頭說。老頭繼續往前走,走啊走,終于遇到了一只灰狼。“老頭,您上哪兒去?”“找個哭靈的人哭哭老太婆。”“就雇我吧!”“那末你會哭靈嗎?”“會,老頭有個老太婆,他不愛她。”“不,你壓根兒不會哭靈,我不要你!”老頭又繼續往前走,走啊走,迎面跑來一只狐貍。“老爹,您上哪兒去?”“找個哭靈的人哭靈,老太婆死了。”“老爹,就雇我吧!”“你會哭靈嗎?”狐貍吐著詞兒數落著,哭起靈來:“老爹有個老嫂,為了多紡點紗,她清晨起得早。她燒飯又做湯,給老爹吃個飽。”“好極了!”老頭說,“哭靈,你真在行。”于是,老頭把狐貍領到家里,請她坐到老太婆的腳旁,讓她哭靈,而他本人卻去做棺材去了。當老頭去了回來時,屋里老太婆和狐貍都不見了。狐貍早已溜之大吉,只留下了老太婆的一堆骨頭。老頭見此情景,悲從中來,痛哭不已。從此,他就終生鰥居了。(羅念生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36 兔子和烏龜
    一只兔子得了瘧疾,躺在一叢矮林子底下,大家知道生病是個什么滋味,一會發冷,一會熱得挺可怕。他昏沉沉凈說胡話,嚇得要叫誰......這時恰巧走過一只小烏龜。兔子叫她:“姑娘......給點水喝......我的腦袋發暈......連站起來都不行,再說不遠就是小河!”你說烏龜聽了怎能不答應?......過了一個鐘頭,兩個鐘頭,再過一個鐘頭天就黑,兔子等得真不好受,再等還不見來,他就大罵那烏龜:“你這混帳東西!你這硬殼姑娘!一定有鬼也在叫你幫忙!你在哪里嗚呼哀哉了?為喝口水害我等了一天......”“瞧你怎么罵街?”只見青草擺了擺腰。病人嘆了口氣:“唉呀,總算回來了。”“不不,小兔,我這就上河邊......”這種烏龜我在這里常常看見。有緊急事想要找誰,如果萬一碰到烏龜,那就倒霉!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37 兩張犁
    兩張犁,用同一塊鐵鑄成,由同一個工場鍛造。其中一張犁到了農人的手里,馬上耕作起來;而另外一張犁,卻無用地閑擱在商人的鋪子里。經過一段時間,兩張犁偶然又碰在一起了。那張曾經是農人手里的犁,好像銀子似的锃光閃亮,甚至比剛拿出工場時更加光亮;而那張無所作為地閑擱在鋪子里的犁呢,卻變得黯然無光,上面布滿了鐵銹。“請問,你為什么會那樣光亮?”那張生滿銹的犁問它的老相好。“這是由于勞動的關系,我親愛的,”那張光亮的犁回答它說,“要是你生上了銹,變得反而不如以前的話,那是因為你老側身躺在那兒,什么活兒也不干。”(夢海 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39 兩個倒霉歌唱家
    有一回請獅子長官聽小鳥唱歌。(他地位高,權力大得了不得。大家見他連氣都不敢透,走道也用后腿來走。)獅子長官一到音樂會里來,大家就請白頭翁、夜鶯登臺。白頭翁他猛一看見這位大好老,又緊張又膽怯,歌詞差點都忘掉,可是最后鼓起勇氣大展歌喉,于是他一下子充滿了一股靈感,連歌唱評論家個個都驚嘆。的確是名家!忽而吹起口哨,忽而嘁嘁喳喳,忽而學黃鳥唱,忽而學金絲鳥叫,忽而學母雞咯咯啼,忽而學人笑,他逗樂的花樣沒完沒了,可是大家伙兒猛一下子看到:獅子笑口一回也不開,反而身子扭了過來!輪到夜鶯唱。咦,獅子又在皺眉!怎么回事?什么不對?.....他盡動來動去坐不穩,老想起身!給他太太留住這才沒走成......那夜鶯呢?......唱得多甜多妙!調門簡直高入云霄!可是獅子終于起來,一甩鬃毛,也不管那夜鶯只唱到半腰,拖住他的太太撤腿就跑......狐貍馬上就嚷:“哈哈,歌唱的不好!誰說他們倆是‘林中歌王’!發言不清,一對破嗓!我一直對獅子長官看,他一直是聽得不耐煩!可恥!見鬼!”來了命令:“兩個歌手調合唱隊!讓他們倆再從頭學起!”這事到底怎么個道理?獅子喜歡歌詠,名家演唱他也愛聽。(連他自己也愛哼兩下,聽大家說,他哼起來還是挺不差。)那他干吧皺眉......只因吃得太多,他的肚子今天剛巧不好過!......兩名倒霉歌手要不是碰到老鷹,說不定會在合唱隊里唱到如今!這寫這個寓言,把它當作個教訓奉送那些繞著上級打轉轉的人:上級隨便打個噴嚏:阿——嚏!他們馬上當做指示。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41 雪姑娘和狐貍
    從前,住著老夫妻倆。他們有個孫女名字叫雪姑娘。有一年夏天,雪姑娘隨女友們一起去采野果。她們在樹林子里邊走邊采。茫茫林海,大樹一棵連著一棵,灌木一叢接著一叢。后來,雪姑娘和女友們走散了,失去聯系。女友們大聲呼喊著她的名字,可是,雪姑娘沒有聽到。天色暗下來了。女友們各自跑回家去了。當雪姑娘意識到此刻只剩下她獨個兒的時候,她就爬到樹上,一邊抽泣,一邊低聲唱著:啊嗚!啊嗚!親愛的,啊嗚!啊嗚!雪姑娘!爺爺奶奶他們倆,有個孫女雪姑娘;女友誘她進林子,末了棄她在此廂。狗熊跑來問道:“雪姑娘,你為什么哭啊?”“狗熊,叫我怎能不哭呢?我是爺爺奶奶惟一的孫女。女友誘我進林子,末了棄我在此廂。”“下樹吧,我馱你回家。”“不,我見了你害怕,你會吃掉我的!”狗熊離開她,走掉了。她又抽泣起來,低聲唱著:啊嗚!啊嗚!親愛的,啊嗚!啊嗚!雪姑娘!灰狼跑來問道:“雪姑娘,你為什么哭啊?”“灰狼,叫我怎能不哭呢?女友誘我進林子,末了棄我在此廂。”“下樹吧,我馱你回家。”“不,你會吃掉我的!”灰狼走掉了,雪姑娘又抽泣起來,低聲唱著:啊嗚!啊嗚!親愛的,啊嗚!啊嗚!雪姑娘!狐貍跑來問道:“雪姑娘,你為什么哭啊!”“狐貍,叫我怎能不哭呢?女友誘我進林子,末了棄我在此廂。”“下樹吧,我馱你回家。”雪姑娘從樹上溜了下來,坐到狐貍背上,于是,狐貍馱著她飛跑著。一口氣跑到屋前,狐貍用尾巴敲門。“是誰在敲門?”狐貍回答說:“我把你們的孫女雪姑娘送回家來啦!”“唷,是你呀,親愛的狐貍,快屋里坐吧,我們該怎樣謝謝你才好?”人們端來了牛奶、雞蛋和乳渣,款待狐貍,表示對她的謝意。末了,人們送別狐貍時,還給了她一只小雞。(羅念生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43 瘋狗
    有一回大熱天,一只狗發了瘋,滿嘴毒唾四面八方亂噴,猛一下子掙脫鎖鏈,沖到墻外頭,撲去咬牲口!它先撲上去咬小牛,像一只狼,然后咬死一只無辜小羊,它咬死一只只,撕開一雙雙,牧人也都受了致命傷。總之這狗闖下滔天大禍,自古從未見過!要是不把這只瘋狗圍起來捉住,不知還有多少人要吃它苦。最后人們終于捉住這只瘋狗,于是......審理工作開始著手!轉眼過了不止一兩個禮拜,一審審了半年。案件天天多起來。證人問了不計其數。強盜卻在牢里享福,狠吞虎咽大吃公家的食糧,吃得肥又壯,渾身的毛從頭到尾锃锃亮。整天它是吃飯睡覺。朋友很多。侍候地道:頸圈經常有人來調換,親戚經常向它來問安,兩只豺狼覺得很榮幸,能為被告當個辯護人,嚷個不停,為了減輕這只狗的罪過,要求庭上重新分析它的唾沫......“多咱吊死瘋狗?法官還在等啥?”到處聽到這樣的話。“這種壞蛋不把它處死怎么能成?......”我們大家知道,的確有這種法庭。(任溶溶譯)
  • 2014-04-26 04:17:45 兩只山羊
    有一次,在一很橫在小溪上的狹窄獨木上,兩只頑固的山羊正好碰到,兩只羊同時走是走不過去的,總得有一只回轉去等著,好讓出路來給別人先走。一只羊說:“你得給我讓路。”“怎么啦,去你的,好大的老爺架子!”另一只羊回答說。“你往后退!我是先上橋的。”“不行,老弟!我年紀比你大上好幾歲哩,要我讓你這個還要媽媽喂奶的孩子,沒有的事!”它們連想都沒有想清楚,就把額骨對著額骨,角對著角,細細的蹄抵在獨木上,打起架來了。可是獨木是濕的,兩只頑固的山羊一滑,就一起掉到水里去了。(鮑倏萍譯)
大家正在搜的童話
在线直播午夜